电影资讯 · 2021年8月6日

如何点评电影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

《安娜·卡列尼娜》,乔·怀特大胆使用了舞台化的场面设计,戏剧式的多幕结构,再加上他标志性的长镜头,把贵妇安娜的悲剧浓缩在一个小小的剧场中。让观众主动参与场景,脑补故事逻辑。舞会上惊艳的长镜头,身段姿态都被处理得美轮美奂;赛马场的超现实主义处理,时空拓展与人物情绪巧妙融合。整部影片只有屈指可数的几处使用了外景实拍,大部分内景就如戏剧般“简陋”,直接向观众坦露过程

安娜贝尔的影片评价

《安娜贝尔》多半是陈词滥调:正在弹奏的小提琴忽然爆了音,门砰地自动关上,摇椅兀自吱吱地晃,机器突然活动起来(《纽约邮报百》评)
作为一个钝器,以及一台让观众的神经紧张起来,继而用手指遮住眼睛的催发器,《安娜贝尔》虽然粗制滥造,但不无有效。谁让度恐惧是如此的廉价。(《The A.V. Club》评)
《安娜贝尔》问里面令人毛骨悚然的古怪小玩意比起《招魂》要少得多。(原导演温子仁在这里只担任了制片人。)但是莱昂耐迪先生全力挖掘了留白空间的潜力。(《纽约时报》评)
虽是前传,但本片根本不可与温子仁的《招魂》相提并论答,那部影片有效传递了超自然现象的刺激性,而且有着疲惫但接地气的人物角色。(《偏专锋杂志》评)
尽管有其不足之处属,但《安娜贝尔》也不是没有一丁点的可取之处。它有一些令人不安的时刻,但这些时刻最终被毫无新意且愚蠢的故事给抵消掉了。(《华盛顿邮报》评) 。